设计师劳伦斯·许:做防护婚纱,去拥抱爱情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曾指出,高占比的废水和碳排放量依然是时尚行业污染环境的重点问题。几乎以线性方式运行的服装生产系统,对不可再生资源极尽消耗,时装产业就这样一步步地将这颗星球的环境状况推向深渊。

除此之外,作为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机动车尾气中含有大量的有害物质,一辆轿车一年排出的有害废气比自身重量大3倍。也正因如此,各行各业的环保主义风潮日渐兴起,人们逐渐意识到需要使用更加清洁的能源和材料来服务生活。

在本期的《爱·新生》中,时装设计师劳伦斯·许不仅谈到了他对可持续时尚的看法,还把环保也实践到了汽车上。

劳伦斯·许,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是范冰冰的“龙袍”礼服、张静初的“梦回唐朝”礼服的设计者,其设计作品多注重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与西方自由文化的精神相结合。

【爱·新生】设计师专访第九期:劳伦斯·许(来源:网易时尚)

劳伦斯·许:我有一个很大的家庭,当中兄妹也多,上有老,下有小,我有时候经常会和他们一块出行,到森林公园,到河边等等很多地方,然后搭帐篷、欣赏鲜花,也去带孩子听夏季的蝉鸣。我们应该学会担当,在孩子面前,在老人面前,要起到一家之主的作用。所以一部车是否安全、舒适、环保,对我来非常重要。

劳伦斯·许:电车是将来的出行一种方式,我觉得可能将来都会被电车所替代。因为他可以更好的环保,从而保护环境。有时候汽油车也是很好的,但是它确实有对环境有所污染。我觉得环保电车非常重要。

这次,在我们的活动中,邀请到劳伦斯·许结合环保主题,为上汽大众途观L PHEV设计了一款车衣,这款车衣倾注了他非同一般的灵感。

劳伦斯·许:我们生活在纬度空间里,我喜欢线条的流畅,线条的交织也会给大家营造一个纬度空间,就像一个高科技的产品,它更感觉有未来的感觉和视觉。环保的理念其实是倡导一种环保,比如说我用了灰蓝各种线条,其实它是一个经纬空间,更是有一些像穿越尘埃的感觉。

劳伦斯·许:本次设计我主要是用线条来进行表现的,用粗细线和弧形线来进行表现生活空间。其实我们每天生活在城市里,或者生活在农村里,它都是一个维度空间,就像一个高楼林立的城市一样,穿梭于各个线条之间。

所以它给我带来速度感,差异感。您提到前瞻科技强劲的节能环保,一款前瞻科技动力环保的车对我们的生活是是一个必需品,或者是它给我们生活带来一种依赖,所以我很喜欢这种类型的车,车体宽大,可以容纳下一家人。

劳伦斯·许: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璀璨的设计师,用花坛锦簇形容我的设计是特别准确和恰当的。但是这次的设计就不一样,我更多的是用线,其实线是最能够表现一个空间,一种速度,让别人感觉更加简约,更加有坚韧的一种毅力感,更有男性的一种思维模式,更加理性感,这种感觉都会让我觉得线条更适合这款车。而且这个车强劲有力的感觉,也用线表现的最好。

所以说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在缤纷的世界里也好,在错综复杂的丛林里也好,我们需要有理性的思维去有一个担当感,线条有柔韧性,它让我们变得刚毅,更适合男人来驾驶,它更好的表现一种速度和维度空间里的穿行的感觉。就像我们创业在城市,船员在丛林穿越在山间,让我们有很好的速度感和呼吸感。

我们热爱绿色,热爱环保是每个人要应尽的义务,所以选择一款能够低能能够更好的环保的车是我们的追求,也是将来的生活方向。

这件《婚纱》,也是劳伦斯·许为本次环保主题活动设计的杰作。

这是一件概念性的作品,整个服装采用了可重复使用的材料,皇冠使用麻绳编制,头纱则选用了可以重复使用的PU,婚纱上的点缀之物旨在与病毒作斗争,尽管困难重重,但依然去热爱生活,拥抱爱情。同时,也向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

劳伦斯·许:爱,有爱心;新,新的生命或者新的认识。有时候在一个转折点,也许对我们有所醒悟和点醒,让我们重新发散对新生的一些理解和看法和走将来的道路,我觉得这就是爱新生对我们的一个启迪。

劳伦斯·许:我看了很多的报道和视频,给我感触特别多的就是,很多人还有几天就要去婚礼的现场了,甚至说他们已经领证,定好某月某日进行举行婚礼,可是疫情的到来,他们依然选择了走向前线,和病毒做斗争。

我觉得这是一个最伟大的时刻,但是我也希望她们是最美的新娘,尤其是很多的护士和医生,我觉得应该奉献给她们一个最美的记忆的婚礼。于是我就用了最讨厌的病毒的形状,以及隔离(防护服)的材料做成了这次的婚纱。它是用红和白之间的强烈对比和强烈冲击,形成我们与病毒作斗争,依然去爱生活,拥护爱情的主题。

劳伦斯·许:当时很多的医疗用具什么的都去了武汉,她们去值班的时候,是没有特别多的防护的,防护服对她们来说是紧缺的。除了捐献爱心捐到武汉去之外,我通过各种途径为她找防护服,让她去上班。那一天她穿上防护服去医院上班的时候,女儿给她视频,她说妈妈穿的像个外星人,这种感觉,觉得在生命面前都感动了。

劳伦斯·许:时尚一定是可持续发展的,只要有人类,就会把衣食住行的衣摆在第一位,只要你出门,好歹也要遮羞。所以说我觉得可持续发展不用想,它都会持续发展的。在一个困难面前或者一个疫情面前,让我们思考的是如何发展地更好。

我经常会说一句话,走投无路是最好的出路。因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一万条路可选,当你一条路去走的时候,只能是勇往直前的一条路。

正如劳伦斯·许所说,时尚必须是可持续的,有生命的存在,就有美的存在,时尚产业就不会停止。从环保的不同方向去向前发展,就像时光一样不断地往前滚去。

“我会奉献我的爱心,去做一些爱的事业。”